主页 > L生活港 >真正的问题不是电影里有菸,而是电影里的英雄在吸菸 >

真正的问题不是电影里有菸,而是电影里的英雄在吸菸
2020-07-26

知名电影专页电影不分级日前发表了一篇文章,由Netflix影集具有抽菸情节被检举的事件,指出那些所谓「保守派」忽略精彩的情节,只在数警长抽几次菸,不如去当高中教官。

►剧情不看,专门抓抽菸?卫道人士要不要去当高中教官

我不吸菸,但有许多吸菸的好朋友,平常也不会介意他们在我附近抽,这听起来像是个烂起手式,但我由衷相信个人选择的重要,不管那件事本身好或坏。所以今天我不是要辩论吸菸有没有健康危害,或政府限定播放内容算不算是Nanny State(保姆国家),我只想表达一件事:如果你真的想看懂电影,那就更要注意电影里的菸品。

和电影专版的版主相比我当然不够专业,但也尽力看懂每一部片的手法和内涵,像是Wes Anderson与Kubrick的传承、Edgar Wright的剧本风格和漫画感、Nicolas Refn的场景切换、Guy Ritchie的伦敦式快剪、Jaco Van Dormael的空气感超现实等等,都是我着迷的领域。

但和电影相比,我真正的专业领域其实是传播,这也是为什幺我一直用「propaganda」的角度来看电影里的菸品,在所谓的情节手法想像科幻之外,我同时也看每一个镜头里的对话摆设妆点及其背后的隐喻,因为对我而言,每一个影像的背后,都代表一种宣传。

只是叼根菸而已?你把这个产业想得太简单了

我会这幺说,是因为「抽菸很酷」这个想法,最早就是由媒体建构来的。

早自1920年代,菸商和好莱坞的密切合作就已经开始,到1970年代科学家逐渐发现吸菸和罹癌的正相关性以前,菸商都是光明正大的对电影和电视台下广告,也时常以直接赞助明星的方式,让那些大咖使用特定品牌的香菸,这就是为什幺当时的人想成为James Dean除了戴眼镜外,一定会去买一盒菸。

1971年美国禁止媒体广告香菸之后,菸商也转回到「地下」的置入手段让菸品曝光,直到今天,这些画面都还在潜移默化广大的阅听众,这就是为什幺很多人压力大/刚做了很酷的事/一个人站在屋顶吹风的时候,就会想来一根菸。这件事情的本质上和电影中手机、手錶和汽车的置入都一样,也都确实有效。

如果你说上面讲的这些论述都是我的想像,也觉得WHO的报告是骗人的,那或许2018年奥斯卡影后Frances McDormand在奥斯卡针对「Inclusion Rider」所做的多元共融包容条款经典致词,对你应该一点意义都没有。

►逆权影后刚毅如「打大老虎」:inclusion rider意义深远

真正的问题不是电影里有菸,而是电影里的英雄在吸菸

其实,菸商置入对观众的影响,「电影不分级」的原文自己就把它写出来了:

想想看,为什幺有人觉得纾压必须抽支菸?这个地球上,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抽过菸,却也没看过他加班加到在办公桌上晕倒(如果真的发生了,可能和《劳基法》比较有关係),这种不抽菸不能上工的习惯,究竟是尼古丁和神经传导物质的生理化学反应,还是长期建立的的心理因素?再进一步想,那些因素的起点,又是什幺?

简单来说,如果你能够理解为什幺007要开BMW戴OMEGA用SONY手机,变形金刚的小伙伴为何要喝「伊利舒化奶」你就懂了,因为是完全一样的意义。

如果以为不存在,或许你还不够「用心看」

有趣的是,在原文的留言里,有人讽刺保守派觉得「电影出现抽菸所以鼓励抽菸,电影出现杀人所以鼓励杀人」,这在我看来反而才是原作者所说的「看不懂电影」的人——因为今天真正令人担心的不是电影里有菸,而是电影里的英雄在吸菸。

一个人看电影的同时,其实也建立着价值观,这就是为什幺早期有「军教片」这样的事物产生,直到今天主流电影中的「美国队长」概念,都是用各种各样的浅移默化来呈现善和恶、好人成功坏人失败等等的价值观,即使是如《险路勿近》(No Country for Old Men)这样善恶翻转的特例,为的也是带出更深的无常和无力概念。

电影里的杀人,是为了让观众看到乱杀人的人被制伏或失败,或是去解构杀人者的痛苦让我们体谅,但菸品的露出完全是另一回事。

还记得以前朋友常开玩笑,说电影里面拿黑莓机的人每次都最先死掉,如果有「认真」看电影的观众,大多会注意到这类的细节,反过来看,让英雄角色抽菸,其实就是再加强正面形象与香菸的扣连。

如果今天是坏人在抽菸还乱弹菸蒂,主角跳出来打爆他们——例如万恶的迪士尼在如《小查与寇帝》等等的早期影集,都曾演过恶霸抽菸让主角学,后来众人合力阻止他,甚至用手从菸盒拧出噁心焦油的情节——或许还属于另一层的教育意义。你可以说这是迪士尼一厢情愿的美好,但这样的潜移默化也不能说全然没效,至少我就记到了今天。

但再说一次,现在的问题不是菸,而是把菸和正面的角色扣连的危险。

真正的问题不是电影里有菸,而是电影里的英雄在吸菸 Photo Credit: Corbis/达志影像

「保守派」们很烦,但这样的「转型正义」其实也有成效,因为观众普遍知道菸的危害后,年轻人吸菸率越来越低,之前美国也发生明星在Instagram发抽菸照被批评的事件,可见大众对于菸品在媒体上露出所造成危害的意识越来越高。

但具有6,800亿美元市场的菸商也不是笨蛋,在越来越紧缩的曝光管道(和越来越少的吸菸人口)间,他们费尽心力寻找法规漏洞或用游说的方式回归,而Netflix上被点名的这些影集,或许就是他们成效报告中的一部分。但我也要强调,这是内容源头管理的问题,像《航海王》那种直接码掉的粗糙方式只会得到反效果,毕竟他们都忘了,使一个件事情变酷的最好方式,就是让政府禁止它。

这样想想,我不抽菸的原因,或许就是因为知道这些恶招,自己不想被骗,更不希望别人被骗。如果你厌恶那些低劣的商品置入,为什幺同样的状况换成香菸,突然就都可以了?

延伸阅读12年来卖座片近六成有吸菸画面 世卫呼吁将「有菸电影」列限制级


上一篇:
下一篇: